汇德汇能企业管理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

艺 术 (樊会武)
2020-02-04 21:28:08
   341

  

(原名:玩不过个你

 樊会武

夜幕一寸一寸落下的时候,政府十三楼的窗口时常会映出一个胖大的身影,他用飘忽不定的眼神眺望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,心中激荡着踌躇志满的情怀,仿佛自己就是这个城市的主宰。

“当官就是玩人的艺术,通俗一点就是戏猴”这是陆局长多年来体悟到的做官逻辑,凭借着这点感悟局长的仕途青云直上,短短的十年,由一个站上的工作人员,攀升到县里要害部门的局长的位置。

局长个性强悍,手段高明,与他共事过的人都对他畏惧三分,不少人私底下佩服地说“人家就是当领导的料”。

但眼前局长确实遇到了难缠的对手,说来真气人,这个对手竟是自己手下的一名副局长。

每次想起这名副局长,局长的眼前就会浮现出黝黑精瘦的脸与阴毒的三角眼。开会的时候,对他的提议持反对意见的一是他,拿政策法规、条条框框来公开与自己叫板的也是他,暗地里扬言要打破“一言堂”还是他。这时不时点燃局长内心的怒火,并在回忆中熊熊燃烧,似乎会像原子弹一样爆炸出巨大的威力,给整个世界带来惨痛的后果。

突然,他狠狠地甩掉刚点着的一支软中华,牙缝中挤出几个字“哼,玩不过个你!”

几天后的清晨,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杯刚冲好的绿茶。西湖龙井在温水的浸润下活跃了起来,叶子像被层层选拔出的模特貌美如花、体态均匀,她们舒展开曲美的身姿,扭动出婀娜的造型。

局长眯着眼,沉浸在这浓郁的香味中。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闯了进来,打破了满屋子的宁静。

局长用不满的眼光盯住这个不速之客。蓬乱的头发下面露出黝黑精瘦的脸,三角眼似乎失去了往日自信的光泽,流露出悲怜的色彩。

 “局长,昨天接待的时候,王天虎当着七八个同事的面把一瓶酒全浇到了我的头上了,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,我本想到纪委告他,但考虑家丑不可外张扬,所以先给你汇报一下”副局长说完就把脸扬到了一边。

“咋回事?”虽然局长早已掌握了全部“情况”,但还是在瘟怒的神态中听完了副局长情绪化的陈述。

“以,还有这种事,等我把他叫上来”局长听完副局长的诉说后嘴角上翘了翘,似乎要露出笑容,但马上他调整了表情让那张宽大的脸上布满了阴云,使劲摁着电话键。

不多时,一个流里流气的光头趾高气昂地向局长办公室走来,他着一身宽松的黑丝褂子,一根粗愣愣的黄金项链挂在纹着豹头的脖子上,快到门口时他地抽出了裤兜里的手,调整到卑躬屈膝的姿态。

局长一看到他,猛地从摇摆椅上跳起来,大喝一声“你什么孙子,竟敢侮辱副局长,说,你为什么干出这种丑事,说不清楚看我不清退你。

副局长也被局长突如其来的凶狠吓了一跳,等反应过来后,心田流淌过阵阵暖流,王天虎可是有名的“机关烂仔”,算得上县城的地头蛇之一,敢招惹他的人没几个,局长为了他的颜面竟敢得罪这样的地皮,想起往日开会时总和局长曲里拐弯的较量,不禁惭愧起来,人家是何等得胸怀,自己又是那么的小肚鸡肠。

只见王天虎垂着头,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学生给老师做检讨“喝大了,找不到北了,先前代局长喝了不少酒,后来输的酒也不喝。我醉了,就干了傻事”。王天虎嘟嘟囔囔地说着。

副局长有点惊讶,王天虎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以前的两任局长都避他三分,在现任局长面前变成了龟孙子,把他教训得这样服服帖帖,对局长产生了敬佩心意。

当副局长正在胡思乱想时,第二声惊雷炸响了,副局长全身一怔。局长使出全身力气冲着王天虎大吼,这声音像把房子快震塌了。“什么东西,叫你代酒是高抬你,你这是尿盆子端不上碗架,不识抬举,你还有理了,我现在就叫办公室给纪委打报告。”说完又提起电话。

局长带有人格侮辱的谩骂让副局长特别解气,但听到要给纪委打报告,副局长自己先怵了。昨天接待喝的是一瓶一千八九百的茅台,超了规定标准的三倍,如果纪委介入,说不准第一个下马的就是自己。更何况王天虎这样的人自己也得罪不起,若真的被开除了,自己能不能保住老命还是未知数。还不如夸他几句,消除告状之恨。

想到此处,副局长牢牢抓住局长握着电话的手。说“天虎昨天确实喝大了,再加上我也有不对之处……,我们就是梁山上的好汉不打不相识,我看这事就算了

“不能算了,这没用的东西险些伤了我左膀右臂,不能饶了他

局长的话把副局长带入鲜花绽放的春天,情急之下赶忙说“局长不瞒你,天虎平时是有些不拘小节,可他在大是大非面前从不含糊,况且他这些年为咋们部门的接待工作确实做了不少的贡献,以后人事提拔应优先考虑考虑这样有担当、肯付出的干部。”副局长说完后脸涨得通红,为自己后面的话吃惊,没想到自己竟推荐提拔一个痞子,还是刚刚侮辱过自己的痞子。

局长闷闷地说了声“好吧,就按你的意思来”。副局长听完也懵了,他不知道“按你的意思来”是指“不给纪委反映”还是指“提拨这样有担当的干部”。

副局长回到家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。

几天后的人事调整会议上,局长宣布“经杨局长推介,局务会研究决定任命王天虎同志为所长,归杨局长分管……

几个月后,副局长像成一只温顺的羊羔,大会小会不发出任何音。

人们对局长更加畏惧……